会讲故事的闹钟能否成为智能家居领域的变数?

谁会成为智能家居的破局者?


当巨头纷纷陷入智能音箱厮杀之战,一款会说话的闹钟横空出世。


“我相信会有一种轮回。上一个时代让人变得虚拟,下一个时代就会让人变得现实。上一个时代让人变得冷漠,下一个时代就会让人变得美好。”


在黄海彦看来,人工智能本该是个温暖的故事。


产品经理思维


黄海彦是个资深的产品经理。


当年由于公司的业务变动,他从设计岗位调至产品,进而发现了一片将阳春白雪的设计想法落地的新天地。


不久前,傅盛在“机器人之夜”发布会上曾提到一个有趣的概念,“人工智能靠人工。”黄海彦从一个产品经理的角度出发,坚信既然技术还没有成熟,就不应过分吹嘘。


“人工智能和人是一个道理:如果我说我又会做研发又会做设计又会搞营销,你对我期待很高,来找我帮忙做一款产品,结果我说其实我不懂,你自然会觉得我不靠谱。但如果我很谦虚,说自己只会做研发,你把一个细分领域的活交给我来做,我做得不错,你反而对我印象好。”



他说,自己要做的就是一款小闹钟。智能什么的并不会过分强调,人们看它长得像什么,他就把人们对它的期待实现。


这样的产品经理思维在当下略显浮夸的人工智能浪潮中格外别致。“之前,我经常问我的同事:这款产品到底有没有那么好用?如果没有,就把它做得丑一点。”


一个好故事


黄海彦是个会讲故事的设计师。


面对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记者的每一个问题,工业设计出身的他都会微笑着娓娓道来,逻辑清晰又不失艺术感。喜马拉雅正是被这样的他打动,从起初的“合作意向”发展成为了阿拉的人工智能有限公司的股东。


“触摸屏因为苹果公司享誉全球。但其实,这种技术很多厂商早就有应用。但一直以来并没有人知道,苹果手机发布前也从来没有人意识到触摸屏的独特魅力——搓、拽、摸本就是用手把玩的一种习惯性行为。


因此,苹果最成功的从来就不在于技术,而是对用户体验的理解,这才有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硬件是交互方式的基础,基于此,软件才能搭建更好的应用平台。”


黄海彦用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历史故事”将硬件之于软件的意义阐释清楚,也用同样的逻辑博得了“软件出身”的喜马拉雅的青睐。


同样被打动的还有股东搜狗。“搜狗是语音输入法全国第一的人工智能先行者,喜马拉雅是有声内容优秀的聚合平台,而我原来公司三诺声智联主攻硬件。这三家股东公司的合作就已经形成了一个技术、内容、产品的生态。”


这样一个起点,给了黄海彦继续把智能语音这篇好故事写下去的憧憬和决心。


然而,任何美好的故事都会面临博弈与打击,黄海彦也曾遭受质疑,渠道和供应链最初对他的故事并不买单。


“你这个东西为什么卖这么贵?”被拿来与马云倒贴十几亿砸出的“99元”天猫精灵作对比,大概是每一个创业公司都会遭遇的尴尬。


“我没有卖那么贵,研发和物料都是有成本的呀。”


黄海彦平静地解释道,创业企业不仅仅是没有资本卖得便宜,而是即便卖得便宜也没有品牌影响力让用户买单,这才是最头疼的事。


然而,随着众多巨头入局,毋庸置疑的是:智能语音是个特殊的时代,从第一开始就注定不凡。回顾过往,键盘时代最早只有当时的“小公司”IBM,功能手机时代亦只有循序发展中的摩托罗拉和诺基亚。


即便是移动互联时代的苹果,最初也远远不算是个巨无霸,只能说是一个潮品牌。换句话讲,每个时代的萌发都是依靠小型创新企业做出技术或平台,经历了一片蓝海再到红海。唯独是智能语音时代,一开始就是重磅大咖,是生态级企业。


“创业公司和BAT的玩法一定是不一样的。我并没有想做高端,我们只是希望卖出合理的价格。”


死灰复燃


为什么是闹钟?


面对这个问题,黄海彦先是叹了口气,笑着说道,“最初是无奈,智能音箱赛道已经被占满了啊,而且都是大咖公司。”


而在大批队争相抢占赛道之时,很少有人愿意花时间去思考一个基础问题:什么是音箱?人们对音箱的头部需求其实落在音乐和音质。



如果做到了这一点,即便它不那么智能,用户也很喜欢。这一点来看,巨头瞄准的“智能音箱”中的“智能”其实可以被弱化。很多用户在购买使用3天之后不再考验它的智商,而回归音乐。


“所以现在这个节点和用户谈‘物联网入口’其实为时过早。有数据曾显示,喜马拉雅的小雅音箱用户在线时长是小米小爱音箱的10倍,这是因为小雅的技能标签是个‘有故事的人’。”


换句话来说,人工智能产品最关键的落脚点在于用户如何理解你的角色。所以,黄海彦相信,“未来的人工智能充满了个人喜爱的不同角色。产品和人一样,各自有各自的特征,说实话你会啥就会啥更讨人喜欢。”


而闹钟的特征是什么?它有着天然的优势,就是“闹”。


音箱突然大笑很奇怪,电视突然讲话很吓人,但闹钟有着天然的优势,就是可以打扰主人。所以,这为产品的交互方式带来了无数的可能。


比如,用户可以自定义整点报时的模式;早上七点来首欢快的音乐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上班,中午饭后可以为在家的爷爷提醒吃药,晚上十点来段舒缓的小故事告诉宝宝该睡觉了;再比如,用户可以将其作为礼物送给即将过生日的朋友,让他在生日当天唤醒闹钟之时就听见你提前录制好的语音祝福和背景音乐。



你可以感受到那个只有整点报时的80年代挂钟给予你生活中的一份宁静、快乐与祥和。


此外,“闹”的本性也给了黄海彦强运营的机会。“我们在前期会主动做出范例温和打扰用户,让他们喜爱小闹钟的交互模式,并推动它成为用户在家庭和现实社会中人际关系上的亲密纽带。”


最重要的是,在很多人看来,闹钟已是过去式,当前市场上已没有叫得出的知名品牌。这是因为,不知不觉间,我们的生活已被手机加速,催生为快节奏。但是,在西方国家还是很多人床头摆着闹钟。这说明,高品质的生活不仅仅只有手机倡导的移动互联,问题在于要如何定义一款新时代的闹钟。


“真的消费升级时代是可以买到想要的家庭关系和生活环境,并赋予自己的喜好和认知。在这个时代,只要把垂直品类做好,以此为突破口,新玩家甚至可以重新定义一个产品品类。因为所有物品都有机会被人工智能改造。”黄海彦说道,“我希望的是,通过闹钟这个品类来创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比如,让怀旧并充满人情味的生活方式死灰复燃。”




“阿拉的”就是我们的


关于“Alavening阿拉的”来源,黄海彦说道,Alavening是由上海话阿拉的和英文evening的组合,简言之,就是我们的夜晚。“Alavening阿拉的”希望通过科技加持的温暖,带给使用者对品味精致生活的美好体验和情感联结。


阿拉的(深圳)人工智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126日,总部位于广东深圳,公司主要为用户提供差异化的内容服务。

阿拉的是一家由三诺声智联、搜狗、喜马拉雅共同合资的公司,通过智能硬件+智能技术平台+内容服务运营合力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以人工智能中的语音识别、自然语言理解作为发展初期的技术基础,同时结合触摸、图像识别、传感、增强现实等其他技术或者交互方式定义未来的产品路线,致力于为消费者、行业客户创造美好用户体验的产品和优秀的人工智能解决方案。


201881日,于北京发布国内首款主打品质生活方式的闹钟:阿拉的神奇小闹闹。阿拉的总经理黄海彦“希望通过闹钟这个品类来创造一个不一样的未来,比如,让怀旧并充满人情味的生活方式死灰复燃。”



结语


“千万不要把专访写成CEO个人秀呀!”在采访结束之际,黄海彦笑着嘱咐道。


他介绍道,自己只是带着一群平凡但有点小才艺的团队一起创造生活,这里不但需要工程师、科学家,也有爱吹笛子的产品经理,热爱马拉松的用户体验设计师;搞化学的责任编辑以及辩论赛出身的语料撰写作家。丰富的跨界人生才能给予美妙的创作。


这和冷冰冰的人工智能技术似乎格格不入。但在他看来,在消费升级时代,美化诠释新生活才是每个人心中的人工智能价值观。


“朋友圈里没有朋友,生活空间没有生活”,在这个日渐冷淡的时代,产品所谓的“智能”到底是为了什么,或许值得每一个人思考。


希望在未来,一句“Hi”换来的不仅仅是全屋智能设备亮起的屏幕,还有在客厅自顾自玩耍的孩子的一次问候、亦或是一个拥抱。